玥冢

海螺人

感觉这已经不是在刻橡皮章了,是在做微雕〔笑〕,我还是接受不来狗啃留白,强迫症患者在此〔顶锅盖跑〕

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这对最后要凉……
不过沙银好撩啊!!!(≧▽≦)

一个暑假的成果之辣——么大一堆橡皮章,开桑!(≧▽≦)
虽然中途祭刀了好几次,但是还是刻得敲开心啦~

翻车现场:
我用惨痛的代价证明了一件事,永远不要用直觉选勾线笔,这次的勾线笔化得跟狗似的。(还是板绘好啊)又毁了一幅铅笔稿(等等,我为什么要说又)  ​​​

万碎王的头发好难涂,水彩上的太粗糙了,后期用高光笔和马克笔强行救了一下,哭。loft的滤镜好棒,手残人士的福音啊!(不会后期的我只能靠滤镜了)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就是颜料还没干就在上面写字……